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好日子高手论坛 > 积木拼图CEO董骏:互联网金融行业最大的挑战是耐心和抵御诱惑的能力

好日子高手论坛:积木拼图CEO董骏:互联网金融行业最大的挑战是耐心和抵御诱惑的能力

2017-12-07

原标题:积木拼图CEO董骏:互联网金融行业最大的挑战是耐心和抵御诱惑的能力

中国移动互联网创业日新月异,创业投资的风口一个接着一个。但还没有一个行业像互联网金融一样,不断的在经历过山车。

2013年前后,支付宝推出余额宝,同时教育了普通用户和投资人。听过了互联网金融这个词,投资人开始尝试去了解这个行业,出借人在存了余额宝之后,也想追求更高的收益。

积木盒子也是踩着这个时间点成立的。2013年8月,董骏和魏伟在企乐汇的基础上,创建了以P2P业务为主的积木盒子。魏伟曾经提到,当时随便参加一个活动、一个论坛,每一个都爆满,你会发现每一个都是干这个的。

积木盒子和当时的主流P2P公司一样,很快就获得了资本的支持。小米、经纬、InvestecBank、海通、淡马锡祥峰、银泰资本等机构先后成为了积木盒子的投资人。

然而,随着跑路、倒闭等一系列负面新闻的出现,尤其是E租宝事件的爆发,使得P2P行业在2015年进入行业冬天。主流的P2P公司并没有坐以待毙,而互联网金融也呈现出更多样化的模式,包括现金贷、智能投顾等。

积木盒子也在不断的拓宽自己的边界,除了P2P,还延伸出了信贷资产管理、基金销售和智能投顾等业务,2016年6月成立了品钛(PINTEC)集团。

不过,董骏和魏伟最终决定让公司更专注的运行,把集团一拆为二。2016年9月,品钛集团(积木盒子母公司)分拆为两个独立的集团公司:积木拼图以微金融服务为主,包括积木盒子和积木小贷等;PINTEC以科技金融为主,包括读秒和璇玑。

“之前都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效率也不高,我们希望大家相当长一段时间专注在一个点上,不被其他事情所左右。但是,这样的专注一定是靠组织架构的调整来实现的。”魏伟说。

现在,积木盒子的P2P业务月交易额大概20亿元,在第一梯队中算是低的。董骏说,“积木”也就是三年多四年的创业公司,基于积木盒子P2P交易量上升,拿到融资以后,最大的危机感就是去打造壁垒。

大家找到了自己专注点,又没有磨灭原来在一个整体时彼此的价值。在董骏看来,能够专注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雷.达里奥在《原则》中说,他在管理桥水联合基金中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原则和方法,而这些原则帮助他系统的描绘出追求真理和卓越的蓝图,收获也随之而来。

董骏在过去四年中,也慢慢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原则和方法。以下是我们根据采访整理而来,希望能够帮助到关心积木拼图和互联网金融的人们。

时间不是压力

2016年底,我们集团拆分成两个板块,一块叫品钛,一块叫积木拼图。

积木拼图主要是三个模式:积木盒子,是一个P2P平台;积木小贷是互联网小贷,牌照在江西;积木时代,做夫妻老婆店贷款的小额信贷服务公司,专门布局三四线城市,目前在全国大概有40个网点。

前段时间,我们买了一个香港的上市公司,永骏国际。他专门帮一个很有名的积木玩具品牌做服饰,看起来和金融不是那么有关系,但他的客户跟我们的品牌是有一些潜在的交织,以后我们的业务可能能够跟我们收购的公司做一定的结合。

收购,说明我们有一定的资本运作能力;也说明我们在市场上面有组织资金的能力。很多这样的收购都会有一定的杠杆成分在里头,但核心还是要有人支持你的资本动作,还是看你整体的健康性。

最近一年,积木拼图也逐渐从一个不断投入的创业公司,变成了开始盈利的创业公司,所以我们更注重建立在业务里的一些壁垒和保持业务的可持续性。

在互金领域里的头部梯队里,积木拼图算是相对比较新的。我们是2014年开始做资本运作,现在市场上C轮、D轮,或者比较大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大都在2013年就开始做融资了。相对来说,我们从第一笔融资到现在也才三年的时间,并没有那么急迫的做上市。

对于互联网创业公司,好像四年就要风风火火,恨不得干出一个独角兽。如果干不成的话,可能就算是一种失败。

实际上不然。

你看很多一流的企业,前四年仅仅只是它的初创期。如果把我们放在一个要做百年企业的角度上看,这四年其实挺短的,让我们基本看到了机会在哪里。我们还要用几年去夯实我们手上的这些核心能力。

今天的积木拼图,无论资本市场给予的支持,还是我们的规模,都远远超过了一个小的初创公司。我们有上千人的团队,有一年数亿元的销售收入,有数百万的客户,我们已经是在操作一个相当大的盘子。而且,这个行业基本没有天花板,我们可以持续增长下去。

因此,我并不认为时间会给我们特别大的压力。

最大的挑战是耐心

前几周,我跟一个有经验的金融行业前辈交流,他非常感慨,在金融行业里做事情最大的挑战还是自己的耐心和抵御诱惑的能力。

我觉得,这对于今天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同样适用。我们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就是可不可以有足够的耐心,抵御住你所看到的诱惑。

市场上有太多的诱惑,太多的可能性,会让我们失去足够的耐心。而且,我们那么大的盘子,手上又有资金,完全可以要求公司的业务明年上涨很多倍,但这些决策可能是不成熟的。

过去几年,从业务上面来说,我们经历了一些挑战。今天看来那些挑战,比如河北融投,可能只是一个事件级的挑战,对我们是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反过来也让我们更早的看清楚了风险这件事,可以去更靠谱、更谨慎的做决策。

我们需要去做比较难做的事,才有可能打造起一个别人不是那么容易去竞争的体系。

这个市场上有一些东西,虽然从根上做起来很难,但一旦你做起来以后,别人是不太容易去复制的。

你做的时候必须是很慢,只有在慢的过程才有可能打造那些细节。特别快的事,你做的快,别人也很容易做的快。中国不缺一流创业者和有执行能力的团队,所以在战略上面要获得壁垒,这个事是比较难的。

从传统金融行业的角度看,包括积木盒子在内的每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增速都已经非常高。但是,在互联网业务范畴里头,积木盒子的增速并不是特别高,算是一个比较稳定的发展。

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除了消费升级带来的整个信贷市场在增长,这两年还有另外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发生,服务信贷的能力也都在迅速的增长。

通过技术发展的这几年,互联网金融从创新交易逐渐转转向创新风控模式。你看很多互金公司,虽然他的人不是那么多,可能只有几百个人、千把个人,但他可以服务非常多的客户,这是基于他的技术。

这个增长里有好有坏的,好的地方你真的看到了技术的价值,本来一个人人工一天只能服务一个客户,现在可以服务几百个客户。另一方面,因为金融必定有它的周期,不同的产品可能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才看得到他的潜在风险,如果增长的特别快,可能会对风险看得不是那么清楚。

积木拼图相对更趋向于保守一点。在今天,我们的业务量大概也就在一线互金梯队里是一个中下的位置,但我们的品牌相对来说是中上的位置,这也体现了我们比较保守的选择。

创业公司肯定是翻着番往前增长,但在金融行业里,速度不是最重要的。市场的规模很大,只要我们自己愿意做,风险可控,市场不是天花板。

今天看起来,我们业务可持续性越来越充分。数据显示,我们的业务在盈利、合理风险控制范围以内,我们风险控制质量也在持续的优化,风险也是在逐渐的降低。

但是没有经历经济周期,我们也不会做的特别大,还是会刻意留出一些空间,我们自己叫做压力测试。我要保证,出现压力以后,我们的机会依然存在,依然还可以能够持续增长。

专注的力量

到现在,拆分正好一年了。

整个拆分,到今天看起来还是非常成功的决策,而且两边(积木拼图和品钛)合作也非常顺畅和紧密。积木拼图这端,除了积木时代可以为源源不断的产生管理的信贷资产以外,积木盒子还跟PINTEC读秒去做有益的合作,是我们非常信任的合作伙伴。大家找到了自己专注点,也没有磨灭我们原来在一个整体时彼此的价值。

拆分后,我们在业务上也就更专注了。

专注有专注的力量。比如积木时代,在没有拆分之前,它跟其他信贷体系是一样,都在共享同样的技术后台和开发的力量,开发的团队其实也是在排期不同的项目。但是,拆分后,积木时代有了自己的开发团队,专注对他们系统、数据、风控使用能力进行优化,这个支持力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其实,这四年我们放弃了很多事情。

我们是比较早也比较成功的进行了资本运作,在市场很早期的时候我们手里头就有很多资源,可以去做尝试。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放弃了房贷、车贷等业务。

不是这些业务不好,只是这不是我们最合适的业务,不是我们团队可以打造最高壁垒的业务。所以,我们情愿把资源集中到我们认为能够建立比较独特的、有很高竞争壁垒的业务上面去。

我们专注度和我们的能力,特别是在运营和技术上面的体现了很强的壁垒以后,我们的优势是做小额贷款。越小的贷款、对交易成本越敏感的贷款,对我们来说优势越大。像车贷平均金额几万、几十万,它对交易成本也没有那么敏感,我们觉得我们在那个领域虽然可以能够做起来,但还不如把精力放在那些交易成本特别敏感的贷款上面。

我们的优势是在运营、技术,正因为我们有了这样的优势,反而我们不去做其他的尝试。

金融跟其他行业还是不一样,并不是你做的越五花八门就越有价值,每一个垂直领域需求都特别大,都可以是一个垂直领域的百亿级别的公司。而且,垂直领域更容易做,追求领域里头的优势更容易去打造。

你想,一个团队每天如果开会,早上开车贷的会,中午开房贷的车,晚上开信用贷款的会,肯定没有早上中午晚上都是在开信用贷款的会那么有效。业务太五花八门的话,我们也没有能力专注在每个领域里打造细节上的壁垒。

积累起来的优势,可能是限制了我们横向的发展,但并没有限制我们在纵向上,向深的市场上面去长驱直入获得我们的市场规模。

时钟倒回三年,我们手上有大笔的资金,积木盒子在迅速的增长,我们没资产,所以我特别急,到处找资产。后来,我们发现我们的壁垒不够足,虽然有不少的客户,有不错的品牌,但是并没有一个别人难以复制的壁垒,所以我到处要去找打造壁垒的地方。

今天不一样了。我们已经找到打造壁垒的地方,已经在长驱直入,所以我并没有站在一个十字街口到处去找方向,很有可能我们这样的心态让我们没有去尝试这样的新的产品。

管理好不确定性

在信贷里面再往下面跑,区别是非常大的,有非常多的垂直领域。比如,从信贷产品上来说,就分成企业信贷和个人信贷,企业信贷也有很多种,个人信贷也有很多种。个人信贷里头,有买房子的信贷、买车子的信贷、消费的信贷……。每一类型的信贷产品,它的需求和风险也完全不一样。即使是同样的需求,还分成优质的人群、中产的人群、次优质的人群、完全没有银行服务经营的人群、次贷的人群……所以它的区别是非常大的。

这只是描述了一个框,横面有几刀,纵面有几刀,切出来非常多的格。中国那么大市场每一格里头都是几千亿、上万亿的市场,所以如果投入进去看这件事天差地别,区别非常大。

把骗贷的人(第一天就没打算还款的借贷人)给筛出去这件事,今天不是那么难做了,特别在数据环境下面,已经非常容易做了。把这个筛出去以后,就是还款能力的预测,预测一定是有波动性,并不是你预测的不准,是因为必定有一些你未知的波动性。

这个预测模型可以根据你的数据越来越准,但是如果有一天这个预测已经完全准到一定的地步,那就变成一个哲学问题。如果科学可以能够预测未来的话,其实就没有未来了,这跟信贷是一模一样的。

只要相信有不可预测的不确定性,就一定会有风险。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每次都说积木盒子很靠谱,但一定不是像银行那么靠谱。再靠谱,我都知道我们的面临的监管环境,面临着客户的不确定性,面临经济的周期、获得的资源,跟银行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我确实是为这个市场和社会提供了独立的价值,和银行提供的价值是不一样的。

所以,我们都跟我们投资人说,不要把你全部身家放在积木盒子,也不要把全部身家放在P2P,只要放30%、40%就够了。

金融本身就是在管理不确定性,特别是做信贷业务。你对不确定性的管理越好,你就能够挣越多的钱。

有时候,有些做金融的人,他第一天就认为所见即所得,愿意用所见即所得的模型把业务放大一百倍、一千倍,这种完全不考虑不确定性的方法其实是非常有问题的。

所以,我们经常会做的一件事叫是压力测试,把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考虑进去,看看最后会怎样。如果你做这个压力测试只考虑特别保守的情况,没有考虑极端的风险,有可能真遇到一定压力的时候,比如监管政策调整,对公司就是重创。

所以,做金融应该是去喜欢不确定性,如果没有不确定性的话,其实就没有我们今天创业的机会。

大家都有很好的技术、很好的团队,对定价不确定性的能力要求越来越高。最后哪一家可以更精准的给到客户一个最有效的价格,这个公司自己竞争力就特别高。这其实是一个瓷器活。

永远保持兴奋不是好事情

我一直都是一个比较享受过程的人。这个过程当中一定不都是好事情让你特别享受,一定是起起伏伏的,让你觉得很多事情值得回味和思考,它才会比较有意思。

比如因为河北融投的事,我们后来没有去做一些今天看起来比较火的产品,我觉得这些过程都给自己一个特别好的创业体验。

我们今天也非常有幸搭建了这么一个好的团队和平台,也在欣欣向荣的发展。转过头去看,发生过的问题没有把我们给吓死。有河北融投的问题,也有最近两年资本市场对P2P行业嗤之以鼻,这样的过程我觉得都没有能够把我们斗志、公司健康发展势头给打掉。

你会发现,积木盒子余额的增长非常慢,这是我们刻意的。我们在拆分完以后,大半年在PR上面都是非常安静的,也是我们刻意而为之。因为我们要看这个市场到底会发生什么,我们现在的业务是否能够很好的去控制它,它的风险数据出来以后,是不是符合我们原来的预期。在这个确定的答案拿到之前,我们不希望去产生更多的不确定性。

你的不确定性为你带来的正负影响都是一样的。平台越大,为你带来不确定性的可能就会越大。我们是一个非常谨慎的、非常保守的团队,但是并不是说我们是执行力很低下的团队,我们执行力其实也挺高的。

我们执行力是在我们可以管理的不确定性基础之下的高执行力。比如我们非常确定我们要在线下三四线城市小微贷款这个体系里头去做,到今天很多人也不是特别理解。像积木时代今天的布局,在市场上面来说不是特别sexy的一个布局。

但并不代表某一天他不认同这个有吸引力。

今天很多投资机构全面投一些线下的企业,认为线上风云变幻,线下是有根基的。不是因为我们跟风所以布局了积木时代。你看一看就知道,我们在非常精致的去打造它的企业文化和管理的流程,它今天看起来不是那么漂亮,但是有一天大家发现,市场全部同质化在做你原来觉得很酷的事情,反过头来我们这个事可能对市场产生很强的吸引力。

像积木时代,一方面,我们需要做大规模。大规模可以复制,但不可以迅速复制,一定是随着规模逐渐复制,是细胞裂变式的复制。它需要很好的培训,很好的渲染我们价值观逐渐的复制,因为市场规模是无限的。另一方面,虽然它需要对人的能力和价值观进行复制,但并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对它的流程、它的技术、它的运营进行不断的优化。我们也有全职技术团队在体系里头,也会不断去看到底在哪些点可以降低人工的劳动强度、提高他们劳动效率。在这个里头,其实单个人工产能也是会在逐渐的提升,会去利用科技,会做一些纯粹线上做不了的事。

我一直认为,永远保持兴奋不是一件很好的事。互联网金融公司文化跟一些主流的互联网公司文化是有差距的,永远保持兴奋在金融行业里头反而会出现风险。

你也看过那些华尔街的电影,他们为了保持兴奋甚至每天去嗑药,可能短期看来是一个不错的结果,但长期看,这样公司文化最后都产生了极大的不可控的风险。所以我们宁愿保持一些小的、阶段性的兴奋,比如某些项目持续的推进,某些业务的上线,我们在产品上面不断的改进,而不是说保持一直亢奋或特别大的兴奋点持续的下去。

我们真的专注在我们既有的事上。也有人会来沟通说,感觉你们公司最近太沉闷了,不够兴奋。魏伟会想的比较深,他说,兴不兴奋看报表。报表真的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我们情愿在这样一家稳健的公司,而不是在一家每天要想着法让大家可以能够蹦蹦跳跳的公司,其实那是在累计风险,是在心里面非常不踏实往前面奔跑。

能够更专注其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的合伙人魏伟一直在说,VC可以把我们当分母,我们自己当不了分母。既然我们自己不能承担失败,就一定要去管理好不确定性。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